?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疫病防治 > 猪病防治 > 正文

兽医管理 | 2018年辽宁省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现状分析

来源:刘俊 等 中国动物检疫   

  摘要:为了解辽宁省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发展现状,从而给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优化管理政策提供信息支持。以2018年辽宁省动物卫生监管信息追溯平台存储数据为基础,从多个角度,分析了辽宁省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发展现状及存在的问题。辽宁省2018年出栏生猪近1500万头,其中锦州、铁岭、葫芦岛3市出栏总量超过全省50%;全省出栏生猪在本市屠宰占比达60.87%。辽宁省520家生猪屠宰企业设计年屠宰总量约4668万头,2018年全省实际屠宰1179万头,产能利用率为25.26%,其中沈阳、铁岭、锦州等市屠宰总量超过全省50%,生猪本省屠宰率92.25%。全省除锦州、铁岭和葫芦岛市外,其余地市生猪屠宰量均低于出栏量。上述数据表明辽宁省存在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发展不协调、区域间发展不平衡、屠宰产能过剩等问题,这提示应重视基础大数据支撑作用,多角度统筹制定发展规划,搭建行业信息交流渠道,优化产业布局和结构,淘汰落后产能。

  《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确定了“南猪北移”的发展规划,辽宁省被定为生猪养殖的潜力增长区,主要任务是发挥资源优势,建设高标准养殖基地,做大做强屠宰加工龙头企业。在此背景下,有多家全国知名的大型生猪养殖和屠宰企业陆续落户辽宁,这对全省生猪产品的供给格局产生了影响。目前,各行各业都掀起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产业转型升级的热潮,辽宁省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存在哪些供给侧问题,如何制定转型升级策略,尚无足够信息支撑。本文以2018年辽宁省动物卫生监管信息追溯平台存储数据为基础,经过多角度分析,指出了辽宁省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发展思考,以期为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行业管理政策优化提供依据。

 

数据来源

 

  生猪屠宰数据

  辽宁省于2012年建成了辽宁省动物卫生监管信息平台,在全国率先开展动物检疫电子化出证,实现了动物卫生监管的信息化大跨越,本文所有生猪出栏与屠宰数据均源于辽宁省动物卫生监管信息平台,为规避非正常数据的干扰,本文数据检索使用了平台动物种类、用途、启运地、到达地、证明状态和打印状态共6种条件值的组合(表1)。

  屠宰企业数据

  本文生猪屠宰企业数量、规模、设计产能等数据均来自全国畜禽屠宰行业管理系统,2018年实际产能数据来自辽宁省动物卫生监管信息追溯平台(表2)。

 

数据分析

 

  区域间出栏与屠宰总量排位

  出栏、屠宰优势区域。锦州、铁岭、葫芦岛、沈阳、鞍山和朝阳6市2018年生猪出栏总量超过100万头,其中锦州、铁岭、葫芦岛3市出栏的生猪占比达53.64%。沈阳、铁岭、锦州、鞍山、葫芦岛5市生猪屠宰总量超过100万头,其中沈阳、铁岭、锦州3市屠宰的生猪占比达53.44%。除朝阳市外,沈阳、鞍山、锦州、铁岭、葫芦岛5市2018年生猪养殖与屠宰总量均超过100万头,是辽宁省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的优势区域(图1)。上述区域应充分认识并依托自身产业优势,考虑从上游饲料原料种植、产品研发生产,以及下游肉类产品深加工、品牌营销打造等全产业链延伸配套角度出发,同时多方考虑环境承载、人力聚集、交通物流等因素来谋划长远发展。

  养殖、屠宰非优势区域。盘锦、抚顺、本溪、营口4市2018年生猪出栏与屠宰总量排位较为落后,属于辽宁省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发展的非优势区域(表3)。究其原因:盘锦、营口市属于辽宁的南部沿海港口城市,生猪产业非地区发展主导产业,发展规模受到限制;抚顺、本溪市属于辽宁的东部山区,土地资源和人口数量有限,导致生猪产业发展和消费空间不足。

  沈阳、大连生猪屠宰数量明显高于生猪出栏数量,原因在于沈阳、大连市为主要消费型城市,尤其是沈阳市,2018年生猪净屠宰数量超过100万头。丹东市生猪屠宰数量略高于出栏数量,丹东市属于辽宁东部山区,生猪养殖体量小,全市大型生猪屠宰企业仅1家,但是有数量众多的小型屠宰场点分布于乡镇,出栏生猪本地屠宰率为90.88%。其余11个地市生猪屠宰数量均低于本地区生猪出栏数量,提示该地区生猪屠宰产能仍有提高空间。近年来,国家实施“南猪北养”的产业转移规划,辽宁省实施突破辽西北战略,辽宁省锦州、铁岭、葫芦岛和朝阳等地市主动承接多家大型生猪养殖龙头企业,陆续投产后推高出栏生猪数量,而屠宰产能未有明显提升。建议政府统筹考虑养殖与屠宰产业协调发展,可偏重引进养殖与屠宰一体化企业,或配套引进屠宰企业,延伸区域产业发展链条,形成更大的产业循环,助力经济社会发展。

  出栏生猪去向与屠宰生猪来源

  出栏与屠宰概况。辽宁省近25%的出栏生猪在省外屠宰,而全省屠宰的生猪仅4.75%来自省外;辽宁省出栏与屠宰生猪总量差距达317.5万头。这反应出辽宁省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发展不协调。从地市角度来看,葫芦岛、朝阳、锦州、铁岭4市超过25%的出栏生猪流向省外,其中锦州、朝阳出栏生猪在本市屠宰的比例低于50%,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发展不平衡现象更为严重(表4)。

  出栏生猪去向与屠宰生猪来源。辽宁省14个地级市除朝阳市外,出栏生猪在本市内屠宰的数量均多于去外市和去外省的屠宰量。朝阳市出栏生猪1319667头,去省外屠宰519601头(39.37%),在本市屠宰512413头(38.83%)(表1);葫芦岛、朝阳、锦州、铁岭市出栏生猪去外省屠宰的比例较高。这说明辽宁省地市级区域内的生猪屠宰企业仍是本地区出栏生猪的主要去处,产业布局总体均衡,但葫芦岛、朝阳、锦州、铁岭等地区出栏生猪向省外流失严重。究其原因,这些地区养殖基均数较大,葫芦岛、朝阳和铁岭市分别紧邻河北、内蒙古和吉林等省区,独特的地理位置也是去外省屠宰占比较大的原因,锦州市养殖量大却无大型屠宰企业是出栏生猪外流的主要原因。如图2所示,沈阳市屠宰的生猪55.29%来自本市,占比最低,来自外市及外省的比例较高;锦州市屠宰的生猪94.61%来自本市,占比最高。大连、鞍山和阜新3市屠宰生猪来自本地的比例介于70%~80%,本溪、营口、辽阳、铁岭、朝阳、盘锦6市屠宰生猪来自本地的比例介于80%~90%,抚顺、丹东、锦州和葫芦岛4市屠宰生猪来自本地的比例高于90%。

 

结论

 

  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链发展不协调

  如上所述,辽宁省2018年出栏与屠宰生猪分别约为1500万头和1180万头,年出栏生猪超过100万头的地市有6个,生猪年屠宰量超过100万头的地市有5个,但出栏生猪流失现象严重,2018年辽宁省出栏的生猪约有374万头去省外屠宰,占比24.96%,流失的主要地市为锦州、铁岭、朝阳和葫芦岛。朝阳市在省外屠宰生猪的数量甚至高于本地。部分地区屠宰产业发展与生猪养殖数量不匹配,比如锦州市养殖量巨大却无年屠宰量超过100万头的生猪屠宰企业入驻。部分地区屠宰企业数量众多,但养殖总量偏小,如丹东市,这些均体现出辽宁省生猪养殖与屠宰产业链条发展的不协调。

  生猪养殖与屠宰区域发展不平衡

  辽宁省的生猪养殖主要分布在锦州、铁岭、葫芦岛、朝阳和沈阳市北部地区,其中锦州、铁岭和葫芦岛3市出栏生猪总量超全省50%。生猪屠宰同样集中在较少的地市,如沈阳、锦州、铁岭3市屠宰生猪总量超全省50%。营口、抚顺、本溪和盘锦4市生猪养殖与屠宰数量均不高。

  生猪屠宰产能严重过剩

  辽宁省共有生猪屠宰企业520家,设计年屠宰可达4668万头,其中设计年屠宰生猪100万头以上的企业有17家,年屠宰产能可达2290万头,而2018年实际屠宰生猪总量为1180万头,仅占年设计屠宰产能的25.26%,相对过剩产能占总产能的74.74%,全省的生猪出栏量上无法满足17家大型屠宰企业的屠宰需求,但全省目前还存在多达503家的中小型生猪屠宰企业,可见辽宁省生猪屠宰企业开工数量多但产能利用低。因此辽宁省淘汰生猪屠宰落后产能,压缩中小型生猪屠宰场点,去除过剩产能任重道远。

 

有关思考

 

  一是建议政府部门要从全局统筹谋划畜牧产业发展,从全产业链角度出发,协调相关职能部门,结合多方面因素,科学制定饲料原材料种植与加工生产、畜禽养殖运输与屠宰、产品加工流通与供需等产业发展规划,并持之以恒的坚持执行。二是建议相关行业重视基础信息数据采集与应用,形成行业大数据。同时相关行业和部门之间进行数据共享,有条件的地方可利用改革契机,整合形成大数据信息中心或搭建交流平台,强化对数据的综合分析研判,为从业者相关决策提供可靠数据支撑,政府部门也应该注重依据数据作出决策的原则。三是建议优化生猪屠宰产业区域布局,在葫芦岛、朝阳、锦州等承接生猪养殖但出栏生猪流失严重的地市规划新建屠宰场,对沈阳、鞍山、丹东、铁岭、朝阳、葫芦岛等地市生猪屠宰场点数量较多的县区进行产能优化和落后产能淘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蓝耳病的跨场传播:空间临近与猪只运输那个影响更大?
下一篇:疫病防控是养殖中的重要内容,一篇动物疫病防控技术要点送你

sitemap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ag豪洒百万美金  ag百万美金彩池  利来娱乐怎么注册  ag百万美金彩池  jsckpot百万美金ag  jsckpot百万美金ag  凯发娱乐网小游戏  ag豪洒百万美金  jsckpot百万美金ag  ag百万美金彩池